东西方的竞争

西方欧美区除了俄罗斯,基本意识形态,文化都是一个整体,美英法德二战之后军事联盟关系牢不可破,东方东亚区反而各方势力犬牙交错,不成体系,等什么时候东亚区文化,意识形态统一了,才有资格和欧美区正面抗衡,有些后悔阻止当年越南统一法属印支那的进程,不然现在中国大陆 法属印度支那 朝鲜半岛 东欧俄罗斯,对欧美区就有更强的抵抗能力,在各方面不如欧美区时,只能把常备武装军事力量拉满,用诱敌深入持久抵抗的消耗战,来威慑对手。

现在回想起,倭寇当年的大东亚共荣圈,希望下一次的大东亚共荣圈由中国做东。

回想下前两年,在一二级市场,风投创投天使轮种子轮,腾讯阿里系资本多么活跃,反观现在。

在纷繁复杂的世界中,变化可能是唯一永恒的主题。我时常思考:究竟怎样才能在这样的世界中保持心灵的宁静?作为一名投资人,究竟怎样才能找到穿越周期和迷雾的指南针?作为一名创业者,究竟怎样才能持续不断地创造价值?当这些问题交织在一起时,有一个非常清晰的答案闪耀在那里,那就是“长期主义”——把时间和信念投入能够长期产生价值的事情中,尽力学习最有效率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标准,遵循第一性原理,永远探求真理。

书籍《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