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过分迷信事在人为,但其实呢。

从上两届实际领导人的讲话中,

“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大小的问题。” –邓小平

“那么人呐,就都不知道(命运),自己就不可以预料。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我绝对不知道我作为一个上海市委书记怎么把我选到北京去了。所以邓小平同志跟我讲话,说‘中央都决定了,你来当总书记’,我说另请高明吧。我实在……我也不是谦虚,我一个上海市委书记怎么到北京来了呢?但是,小平同志讲‘中央已经研究决定了’,后来我就念了两首诗,叫‘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所以我就到了北京。” –江泽民

历史洪流之下,不低头不配合,是不可能的,不管是谁都要顺势而为,所有当下的既得利益都是因为在选对了历史,站对了队。

Cov-2019对2022中国的影响

在其他国家都因为自身国情选择”与新冠共存”的大环境下,而我国也因为自身国情对新冠疫情严防死守”动态清零”。

1.国外的国情

政治体制 经济体制 意识形态决定欧美发达国家不可能会大规模的封锁,对欧洲人无异于坐牢,也没有那么多的公务员志愿者义务到去照顾每一个平民,free大于天,每个人是独立的个体,自己为自己负责,不需要家长,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政府是个管理者,新冠属于天灾,政府只需要完成本职工作,整个社会环境以人为本很自由,所以只能”与新冠共存”,free才会有创新环境。

2.国内的国情

从49年的建国后,就一直是一党专制,不可否认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在中国大陆这篇土地上做出了很多突出成就,14亿的奔小康,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治安环境全球名列前茅,和平发展40年等等益处,专制体制下最善于统战工作,把劲往一处使,但有个前提,方向要对,可能真的是运气特别好,否极泰来吧,鸦片战争八国联军的近百年衰败后,自抗日战争后,我国国运直接起飞,出了很多斗争经验丰富的领导人,大多数大势的踩点都特别准,朝鲜战争,文革,中越战争,改革开放,64事件,工业大国,各种救灾应急等等,都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所以导致的意识形态,以中央集权共产党为家长的管理式风格,一切以安定团结为基础,个人是集体的一部分,那么这个集体的智囊领导者就不能错,所以风格就较为保守,这也是必须要”动态清零”的根本原因。

3.孰对孰错

今天2022 4.10,Google疫情数据,全球因cov-2019死亡的数据,中国的病死率是相对最低的,如果单从目前的死亡率来看,无疑”动态清零”是较为成功的方案,并且他国复制不了的方案,但从目前全球形势来看,”动态清零”造成的弊端慢慢显现,目前的大流行新冠变种”奥密克戎”它的低致死率高传染性,让清零政策变得捉襟见肘,高传染性意味着当发现一例时,已经在一定区域内扩散了很多,这时候再进行清零,成本无疑是巨大的,封锁小区、社区、村、街道、镇、区、县、市、省,影响很多人的正常生活,和经济发展。

在疫情之初,2020Q2到2021Q3,因为全球疫情,只有中国稳住了疫情,让工业产能跟的上,因此进出口数据很好看,所以搞了半年多的”防范资本无序扩张”来去杠杆,但从去年2021Q4开始,中国进出口直线下降,原因在于在国际都放开防疫时,而我国坚持动态清零,外资人员不可能接受进我国门考察做生意还有个前提要被隔离14天,这对外资无疑是很大的额外投资成本,外资自然更优选择放开防疫和劳动力更便宜的东南亚,所以从今年年初开始,为了稳经济,我国已经放水多次救市,清零政策对经济影响很严重。

但我觉得,如果中国要类似于如美国,印度那样的疫情防控政策,死几十万人 几百万人,相比于影响经济,这个病死数量我更不能接受。

4.如何是中国可以接受的新冠病毒

确实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都放开了防疫政策,并且死亡率和2020年初时的病死率已经降低了非常多,外国人更多认为这只是个感冒而已,但中国依旧严防死守,我认为不会一直严防死守下去,毕竟中国也号称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属于全球市场经济的一部分,经济发展也是安定团结的重要基石,经济发展关乎就业,失业率过高一直都是各国影响安定团结的主要原因,所以逐渐与国际防控政策接轨是大势所趋,不因个人的意志为转移,那么决定逐渐放开的关键是,病死率、重症率,并且通过吉林和上海这一波疫情的病死率和重症率数据来决定未来防控的政策,到底还是严防死守,还是逐渐分时间分区域,进行管控放开。

我猜测个数据吧,按年化,五万分之一至三万分之一的病死率重症率会逐渐放开防疫。

5.疫情终结猜测

1). 我一直有个猜测,我是这样觉得,新冠病毒它越是在人类间传播,毒性越弱,早期从动物传来的,就对人体有排异性,发炎越严重,容易炎症风暴,致死率高,反而传了几十亿人,变异到更适应人体了,人的排异性不高了,但因为适应人了,传染力反而高了,按照这个理论下去,传染的人越多,反而它对人体所造成的影响越低,当对人体的危害可以忽略不计的时候,病毒也自然而然的从人类社会消失了,但这可能会很多年,更具传染性的病毒出来会替代前一个传染力弱的病毒,这样想也属实有趣,病毒也需要更加适应这个世界才能更好的存活。

2). 悲观派,病毒毒性不会越来越弱,反而它是随机变异的,可能毒性会变得更强,造成更大量的死亡,当死亡数量高于所有人类、政权能接受的极限时,当地政权,甚至世界政权,会进行严苛的绝对清零,通过大量的死亡人数导至的危机感,使的人类团结合作,全球化严格的隔离封控措施来让病毒终结。

3). 温水煮青蛙,周而复始一波又一波,忽强忽弱的变异毒性,在长达数十年甚至百年的时间里,慢慢导致人类大减员,人口密度降低,人流量减少,病毒慢慢失去能存在的土壤,最后自行消失。

6.后疫情时代

这三种结果,无论之后是哪一种,毫无疑问,整个人类史被改变了,广义上2019年底,整个人类社会就开始了”新冠纪元”,这是一场持久的生死之战,它对人类社会的意义远高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史无前例的病毒大流行,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有接受这件事,做好力所能及的措施去面对,但相比于疫情带来的伤害,过度防控带来的二次伤害也不能忽视,也需要做出提前准备,参考封城时期的物资紧张和医院停摆,必要的饮水和米面油盐,紧急用药,及生活用品,记得要日常常备。

那么在”疫情纪元”如何创造和获得价值,那就从”动态清零”与”与新冠共存”这两派的斗争开始,站队吧,哈哈哈,清零利好那些行业,共存又利好那些行业。

愿世界和平,快乐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