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问题是在于,我认识的人阶级分布广泛,我很难定义自己是在那个阶级。

最近一直在研究对手盘,从政治 历史 经济金融 思想理论 文化等各个角度。

真他妈的高啊,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重视基层党建集权,从政策制度上进行利益捆绑,占据思想理论意识形态高地,便于全方位主观思想引导。

看了下64原视频,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些学生真嚣张啊,很少年中国。

一个健康正常的政治生态应该是,管理层出错失误后,引咎辞职成为常态。

昨天中央给施压了,这么大的群体事件,罕见的武力清场,不然那些狗官狗腿子一拖再拖,他们想干什么?

吃他娘喝他娘,打开大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